从严肃管理理,记者暗访南京驾考送礼不绝

驾校教练吃卡拿要的问题,是近年来驾培行业普遍存在的现象,可以说是屡禁不止,更有人称此为学车的“潜规则”。近年来,各地各驾校也采取了多方面的措施来遏制吃卡拿要的现象。但是该现象还是是有发生。近日,有网友爆料在杭州学驾照教练直接或间接索要金钱、香烟等。为此有相关记者进行了一系列暗访调查,结果确实发现学员在驾考过程中拿香烟打点“安全员”的情况,学员虽不情愿但都表示很无奈。

12月10日早上,在一辆“浙A·8196学”的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考试车上,一位50多岁的安全员趁更换学员考试时,下车收取某教练送的2包硬壳中华香烟上车,继续充当安全员的角色。

学车考驾照要给教练送礼?此举我们必须say no
!各地驾校近年来多举措整治教练吃卡拿要问题但效果不佳。近日,有网友爆料在杭州学驾照教练直接或间接索要金钱、香烟等。

迫于无奈,张先生找到驾校工作人员,被告知报名人多,需要依次排队,最后好说歹说才跟着教练练车。第一次到练车场地,学了没将近办小时就换人上车,4人轮换学了一上午又被告知下午不学习,需要给快要考试的学员练习。

许久未等到驾校通知,章先生来到驾校,找到工作人员,被告知报名人多,需要依次排队。在章先生好说歹说的情况下,才被允许跟着教练练车。第一次到练车场地,学了没一会就换人,4人轮换学了一上午又被告知下午不学习,需要给快要考试的学员练习。

“如果学员有投诉举报的,公安部门将会优先安排其考试,我们也会跟踪这个学员考试,直至结束为止”,王姓负责人表示,行业主管部门将会对驾校进行年终信用质量考核,考核不及格,驾校将停止招生。

章先生是今年6月份在驾校报名的。报名后1个多月,理论考合格后,驾校只给他安排了一次模拟方向盘的技能练习机会,并没有告知他上车学习时间,只是让他等通知。

另外作为驾校的行业主管部门,杭州市交通局机动车服务管理局驾培处王姓负责人介绍,“吃拿卡要这方面的监管我们从没有间断过,对这方面的处理都非常严格”。

银河国际唯一官网 1

近日,网友爆料学驾照教练直接或间接索要金钱、香烟等,这些驾校陋习和潜规则在给社会带来安全隐患的同时,也已成为群众关注的行风热点。记者进行了一系列暗访调查,发现学员在驾考过程中拿香烟打点“安全员”的情况非常普遍,学员虽不情愿但都表示很无奈。

在驾校断断续续学习两个月过程中,章先生见识到了各种“潜规则”,总算琢磨出了经验。他发现,学车时要跟教练多套近乎,偶尔送点香烟,教练安排学习的机会就会多。

面对驾校教练员收受金钱、香烟等行为,杭州市交警支队车管处考试科邵科长介绍称,按规定都是不允许的,安全员在考试过程中收香烟举动,是打着提醒的牌子,或者学员为了少点麻烦送教练员几包香烟。

学员反映学车送礼成常态

在科考现场,记者了解到考试车上装有监控设备,很少有车上直接收礼的,一般由教练代送或教练介绍指点送给安全员为主。

据报道,随机调查的15位现场考试学员,有10位回答了有送礼问题。这10位学员中,有8位学员称自己带烟送给教练或者安全员,理由也很类似,是因为驾校教练嘱咐,“考试时打点安全员,会暗示或提醒你如何操作很重要”;另外2位没有送礼的原因,一个称早上忘了买,一个称是没必要。

银河国际唯一官网,部门表态:查实将从严处理

尽管连先生科目二、三都很顺利通过,但在学车过程中,他曾被教练以“不安排学车、考试”、“科考三是安全员帮忙过,要打点,否则成绩就作废”等言辞,仅仅给教练就送了1100元,还不包括请吃饭、送烟等问题。

对于这些送礼场景,有驾校教练称,问题出在驾考制度上。他说,“首先是学员考试指标的限定,每个学员的通过率直接影响教练收入;其次是义务充当安全员,职能部门奖励的是驾校学车名额指标,而不是个人。”

与张先生一样在学车过程中,主动或被动送香烟或请吃饭的不在少数。杭州的连先生在《浙江民情在线》上举报杭州广大驾校樊教练在带学员学车期间,经常对学员威胁利诱,索要金钱、香烟等。

记者从杭州机动车管理局了解到,该局已经接到连先生的投诉,并表示已经受理此案,目前尚在调查过程中。

“安全员只是踩刹车作用,提醒都是违规的”,邵科长称,今年考试科已经对安全员收礼等问题处理了8起,这些被查实的人员都已经交由杭州市机动车管理局处理,车管所将根据情节严重,会扣除驾校驾考考试名额,直至每个月5个考试名额扣完为止。

据了解,因为现在考试车上都装有监控设备,所以在车上直接收礼的现象很少,一般由教练代送或教练介绍指点送给安全员为主。

王姓负责人说,对于驾校教练的吃拿卡要问题,去年交通与公安部门联合发布《致广大学驾人员的一封信》,要求在河坊街报名点及驾校张贴,如果发现教练员或公安考官有吃拿卡要行为的,欢迎投诉举报,一旦对收受方查实,将会从严处理,甚至直接解聘。

就学车送礼等问题,有记者专门针对科目三考点枫桦路进行了蹲点采访。

学员反映学车送礼成常态

和章先生一样主动或被动送香烟或请吃饭的学员不在少数。《浙江民情在线》上有则连先生举报杭州某教练在带学员学车期间,经常对学员威胁利诱,索要金钱、香烟等的新闻。尽管连先生科目二、三都很顺利通过,但在学车过程中,他曾被教练以“不安排学车、考试”、“科考三是安全员帮忙过,要打点,否则成绩就作废”等言辞,仅仅给教练就送了1100元,还不包括请吃饭、送烟等问题。

记者从杭州机动车管理局了解到,该局已经接到连先生的投诉,并表示已经受理此案,目前尚在调查过程中。

就学车送礼等问题,浙江在线记者专门针对科目三考点枫桦路进行了蹲点采访。

记者随机调查了15位现场考试学员,有10位回答了有送礼问题。这10位学员中,有8位学员称自己带烟送给教练或者安全员,理由也很类似,是因为驾校教练嘱咐,“考试时打点安全员,会暗示或提醒你如何操作很重要”;另外2位没有送礼的原因,一个称早上忘了买,一个称是没必要。

而另外一辆“浙A·8191学”考试车,一位40多岁的教练相对做得更为隐蔽,有学员教练递上两包利群烟时,暗示送礼人员送给旁边的一位教练代收。

张先生是今年6月份在拱墅区某驾校报名学习道路驾驶技能。报名后1个多月,驾校只给他安排了一次模拟方向盘的技能练习机会,并没有告知上车学习时间,只是说到时候会有教练电话通知他。

就这样时断时续学了2个多月,张先生见识了各种“潜规则”,总算琢磨出了经验。他发现,学车时要跟教练多套近乎,偶尔送点香烟,教练安排学习的机会就多。

记者暗访驾考现场送礼不断

对于这些送礼场景,有驾校教练称,问题出在驾考制度上。他说,“首先是学员考试指标的限定,每个学员的通过率直接影响教练收入;其次是义务充当安全员,职能部门奖励的是驾校学车名额指标,而不是个人。”

相关文章